返回

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百四十六章哪头最肥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周继国跟着付磊一起去了后院,看到猪圈里的几头大肥猪后,他整个人都处在震惊当中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大姐这是给这些猪吃了催肥剂吧,要不怎么就几个月的功夫,原本那么点大的猪就跟吹气球一样,一个个的都变的肥头大耳的在猪圈里哼哧哼哧的叫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、这……怎么可能!”周继国哆嗦着手指着猪圈里的猪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可能了,我今儿就告诉你,这很可能,这几头猪我是看着由这么大一点点长成这样的,我是……又喂食又铲屎的,容易吗。”付磊本来想说又当爹又当妈的,但是想想这话好像不对,出嘴的时候赶紧的就改了词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它们喂啥吃了?”周继国的手指头还一直在抖着呢,伸在半空中,看那样一时半会好像收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就喂你姐在地窖里存的芦苇呗,还能喂啥!”付磊觉得他问这个问题太没脑子了,他家啥情况,就算是有点余粮吧,也不可能用粮食喂这几头猪啊,那样的话他们几个就得扎脖。

    周继国当然知道,但是他就是不相信啊,喂草就能把猪喂得这么胖,让后世那些风靡网络的猪饲料情何以堪。

    再说要是光喂草就能养肥猪,那养猪的成本得降低多少啊,以后靠着养猪他们家是不是就能发家致富,走上人生巅峰了。

    虽然大姐之前养鹌鹑也赚了不少,但是鹌鹑和猪那就不能比,要不可以试试,现在拉出去一头猪,放出风声去,用不到十分钟,老百姓就能把整头猪都抢没了,猪尾巴都不能剩下。

    “哎,别光看啊,你帮我瞧瞧,这几头猪哪头最肥?”付磊站在猪圈外,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,“那个脸上长痦子的那个你看到了吗,是不是比别的肥点?”

    周继国下意识的在猪圈里找脸上长痦子的,结果长痦子的没找到,到是看到一个脸上有个黑白斑点的肥猪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咋这么笨呢,就是那只,鼻子和一只眼睛上有一块黑斑那个。”付磊以为他没找到,特意用手指了一下在边上正仰头看着他们的肥猪。

    因为猪妈妈是个白皮肤的,所以小猪们也都是白底的,不过有几个可能是随了爸爸,身上不同部分出现了不和谐的黑色斑点。

    付磊可没那闲情逸致给它们起名字,所以就以它们身上的黑斑所在位置进行区分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周继国皱眉说道,他又没眼瞎,猪圈里就那么一只脸上有黑斑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看看,它是不是这里面最胖的?我跟你说啊,平时我喂它们食的时候,我就观察过了,它是抢的最凶的一个。”所以说抢的食越多长得当然就越胖了,他就是这么判断的。

    周继国下意识的就顺着他的话比较起几只猪的胖瘦来,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它比别的猪胖来。

    “我都寻思好了,等年前就把它杀了吃肉。不过你要回老家,就没这口福了,哎呀,我想起猪肉炖酸菜、红烧肉、扣肘子,我这哈喇子就有些控制不住。”付磊在想到要杀猪的时候就已经把目标琢磨好了,要杀猪,当然就要选一只最肥的,而那只脸上长痦子那只,当然首当其选。

    周继国让他说的嘴里口水也开始泛滥了,转头就狠狠的瞪了大姐夫一眼,这人这辈子就这出息了,越不爱听啥就越说啥,这跟在人伤口上撒盐有啥区别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也别瞪我,是你自己要回老家的,又不是我让你走的。”付磊瞪了回去,然后喜滋滋的拿起旁边的木桶就往外走,“我可没空跟你在这干瞪眼了,眼瞅着要杀了,我得多喂几顿看看还能不能催肥了,哎呦,想到那颤巍巍的猪肉片子,我这心啊,都跟着颤巍巍了。”

    周继国看大姐夫就这么走了,他转头又狠狠的瞪了猪圈里那头最肥的肥猪一眼,然后大踏步的走出了猪圈,他的去问问大姐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只是他见到大姐的第一句话就是埋怨,“大姐,都怨你,这几个月一到周末你就让我出去到处跑,咱家猪都长这么大了,我今天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周思宁都没惜的搭理他,这人跟付磊混的时间长了,啥老城稳重啥的都丢到爪哇国去了,见天跟着付磊一样,没个正行。

    周继国看被无视了,自己有些讪讪的,赶紧往大姐身边挪了挪,脸上堆上笑容,一脸讨好的问道:“大姐,你那个芦苇饲料啥的是咋回事啊,咋猪吃了长膘那么快呢,你有啥诀窍啊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饲料我是听咱村里那个养猪的老刘头说过,不过他也就是喝醉的时候说那么一嘴,说是可好使了,我心里就记下了,这次来到这边看芦苇那么多,我就想试试看,反正这东西不要钱,就是不好使也没啥,就搭一些力气呗,没想到那老刘头说的还真对,猪吃了蹭蹭的长肉。”周思宁编的这个理由有些不走心,不过她还真不知道咋解释好,所以他们就对付着听吧。

    周继国听了一脸的不相信,大姐说的那个养猪的老刘头他也认识,听说解放前是专门给地主家养猪的,解放后他自己在家也养,可能是经验足,他养的猪确实比别人家的肥,但是他也从来没听说过老刘头家的猪三个月就出栏啊。

    要是老刘头真的知道这个特殊的方法,为啥他自己不用?这哪哪都是漏洞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谁知道呢,可能是咱们那没有芦苇,他就是想弄这个饲料也弄不到吧。”周思宁光棍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说的也不是假话,当初她刚重生到周家的时候,也想过要靠着养猪发家致富,可是那边山上植被都少,芦苇更是没有,所以她当时想养猪都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这个到也是。”周继国寻思了下,跟着艰难的点了点头,算是接受了大姐的说法,“姐,这个事咱还是别到处宣传的好,就咱自己家这几个人知道就行。”他考虑的比较多,这方法要是被别人知道了,还不一定兴起啥风浪呢,这要是二十年后,那他也没啥顾忌,但是眼瞅着要到那几年了,万事还是低调点的好。
目录